石家莊開鎖公司講述鎖的文化

  不知何時,我走向名山大川、高宅寺廟、古鎮人家的足,總會不由自主地為門鎖停留。

  我無數次站到門鎖的面前,輕輕地叩,輕輕地叩,一下,兩下,三下……問它見證了什么,接納了什么,經歷了什么?它總是默默無言,一個字也不肯吐露。可當我的手觸碰到門鎖的時候,會莫名地覺得安穩,因為心知道,鎖的內里必是一個家,或是一個園;可以進到內里小憩,暫緩靈魂的腳步,等思想攀上精神的高度,讓心靈躲躲雨。

  沒有門就沒有鎖,沒有鎖就沒了設防。鎖成功構筑了一個空間,一方天地,成就了身后的隱秘,讓人無時不想透視進去,卻不能直接穿越而入。有了鎖的看護,那看不見的世界越發令人向往——內里可能極為錦繡奢華,亦可能是一堆敗瓦殘垣,或者只有清竹一片……一切的一切,就這樣躲進鎖的身后,自成一統,如果不去觸碰、打開,便無法得知內里的冬夏與春秋。

  鎖總在那里,吸引人,也抗拒人。它無視門前的清冷或喧囂,門后的落魄或榮寵,始終如一地平靜從容,自足安守,即使歷經風蝕雨侵,外在的軀殼結滿歲月的“痂”,也努力保有形變神不變的高冷。有人畏懼它正氣凜然,守土有責;有人怨恨它拒人咫尺、不可侵犯。它只是鎖,僅此而已,從不作選擇,可是無處不在:或張望萬家燈火、或倚伴清燈古剎、或守護一室靜謐……不發一言,卻被冠以種種特殊代碼,變成了哲學。

  其實,讀懂鎖很簡單,對上眼,門就開了。門開了,世界也就看見了。